略過產品資訊
1 / 8

柳丁愛麻辣專科

柳丁愛 湖南特產 鄔辣媽 長沙臭豆腐 孜然口味 20包40片 經典黑色 一箱500G【A638】麻辣零食

定價 NT$309
定價 NT$9 售價 NT$309
銷售額 售罄
內含稅金。 結帳時計算運費
湖南香辣名產.麻辣夠勁.香辣好吃.看電視電影的好搭檔.千萬別錯過.柳丁愛強烈推薦.

臭豆腐:湖南人稱為臭乾子,焦脆而不糊,細嫩而不膩,初聞臭氣撲鼻,細嗅濃香誘人,具有白豆腐新鮮爽口,油炸豆腐芳香鬆脆令人欲罷不能。經典湖南長沙小吃,柳丁愛推薦,鄔辣媽臭豆腐。

一份臭豆腐的柴米油鹽,敵過了多少人的山盟海誓

柳丁愛遊歷大陸各地,對很多城市都有好感。北京這座城市,讓我喜歡的理由不多,其中之一就是,這裡可以滿足日漸膨脹的食慾。不必走遍大江南北,在街邊,就可以找到各種地方小吃。柳丁愛對於很多有趣的小吃,愛上他們都不是在他們的發源地。北京這個被大陸人親切稱為「大天朝」的地方,總是匯聚著全國各地追夢的人,也就鑄造了人們思鄉情節氾濫時候救贖自己的小吃世界。

柳丁愛在「北漂」的日子,見過太多神奇的小物了。反正,這裡的牌子上是這樣寫著的:山東雜糧煎餅、陝西肉夾饃、湖南苗家臭豆腐、湖北孝感米酒、東北正宗烤冷面……每天遊蕩半天回家後,路過一排地攤兒都會匯成一條小吃街。安全起見,我並不是每天都敢吃。朋友們通常把每週五下班或者休息後,定為「宵夜時間」,即供腸胃消遣放縱的夜晚,不撐不歸。


某週五,和往常一樣,我帶著兩個朋友吃路邊攤。整條街,最暢銷的,當屬湖南黑臭豆腐。而客流量最多的,當屬「正宗湖南黑臭豆腐」的小攤——連名字都沒有,也沒打什麼吸引人的招牌,這家的東西,一吃起來,當地的風味異常濃郁。

老闆炸臭豆腐,老闆娘配料收錢。聽口音,老闆是湖南一帶的,六十歲上下,暴脾氣,什麼事不順心了就開始嘟囔,卻從不和外人說一句話,客人惹惱了他,也頂多背地裡罵上幾句方言洩氣。我那一個月算是這一帶的常客,因為小吃的魔力太大了,我作為一個體驗當地生活的人,還喜歡和他們聊聊天,幾乎和每個攤主都很熟,唯獨他一個倔倔的,每每和他搭話,他從不理我。但是他對老闆娘的異常冷酷,讓我很不喜歡他。

老闆娘看起來卻和善許多,面帶笑容,時不時和客人聊聊家常。每次我講一些台灣的情況,她十分樂意聽。有時她也會反問我一些問題,並和我分享一些她家的事情。她說,他們的女兒也在京城這邊工作。

但就是這不惹人注目的名號、不搭邊的老兩口,竟組成了小吃街里最火爆的攤位。

日暮而至,披星而歸,兩人總是各忙各的,很少聊閒話。一直懷疑,除了生計的事,他們靠什麼維繫感情。

好多次看到急躁的老頭燙到老闆娘,還會粗俗的怪罪老闆娘自己不小心,在旁人眼裡,老闆娘好像和他毫無關係,是花錢僱來的一個奴隸。

後來好幾天老闆娘突然不見了,八卦如我還問了附近的小吃攤怎麼回事。他們幸災樂禍說道:老闆娘被老闆燙傷還被罵,終於不堪欺負,回家了。老闆自己忙不過來時候,終於知道老闆娘是什麼地位了吧。

後來不知道過了多少天,老闆娘回來之後,還是一如既往的開朗和忍受。我看到老闆娘開心的回去光顧了一份。居然聽到冷酷的老闆說了一句:疼嗎?老闆娘開心的回答:不疼。

翻來覆去的兩個字,不浪漫,也不奢華,倒是詮釋了兩人感情的全部。
路燈的燈光,徑直打下來,把兩個人的身影,拉得莊重。


老闆娘燙傷的繃帶上滲出的紫藥水,顏色和夜色一樣濃。
行走世間,每個人都說自己不敢奢望,唯獨想要一份深刻的愛情。

柳丁愛年輕過,一生在感情里浮浮沈沈。很多以為會堅守一輩子的事,最後就走著走著就散了。每次想起來,我總是一笑了之,不是不相信愛情,只是笑自己,笑自己在感情里那顆易碎的玻璃心。

我承認,我們愛得不夠深刻。並不是我們的愛,沒有在思念里千錘百鍊;也不是我們的情,無法流傳千古永垂不朽。只是象這老兩口的愛,粗枝大葉,柴米油鹽,這些,我們不曾擁有。

那是歲月積攢的淡定、寬容與慣性,即便耗費整個青春的感情,我們恐怕也無法親身感受。
只可惜,年少不經事的我們,還沒等全部看透,就把共度餘生的那個人,給弄丟了。

那天的月光下,我吃著那份湖南黑色臭豆腐,我默默看著老兩口的神情。終於明白那些過往,不是過往不美,而是,海誓山盟終究敵不過柴米油鹽的永恆。

當下,我除了享受那份似臭還香的湖南黑臭豆腐,最享受的,還是那種頓時明白了柴米油鹽才能給人的永恆感。原來世間所有的情,都像這手中的臭豆腐,拿著時候臭到你想扔掉,吃到嘴裡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香,什麼才是永恆。

來一份臭豆腐,思考眼下的人生,你的永恆找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