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滿799元.結帳時輸入 0821 折扣碼免運費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柳丁愛阿寬紅油麵皮120克【A696】泡麵 芝麻 麻辣火鍋 橋頭調理包

定價
NT$55
售價
NT$55
定價
NT$2
售罄
單價
每 
內含稅金。 結帳時計算運費

鋪蓋麵,飽足僅是糧食,美味才是真理
柳丁愛覺得人人經常說起的「吃飯」,和我的理解中的「吃飯」,不一樣。別人說的吃飯,其實就是填飽肚子。至於吃什麼,在哪裡吃,那就不一定。不必非得去某個餐館,不必非得有個非請莫入的局。甚至不必,非得要點幾個菜。而柳丁愛說的吃飯,應該是一種儀式,是無論在哪裡都要善待身體和味覺的真理。

現代的世界,追求飽足已經不是必要,那個只為糧食而活的年代已經一去不返,今天我們的價值觀是,誘惑如此之多,一天只有三頓,不要浪費,美味才是真理。真理出現在哪裡不重要,重要的是,是不是真理。因為我今天要說的吃飯,其實吃的也不是飯,而是享受真理帶來的洗禮。

今天柳丁愛說麺。台灣的麵一直在柳丁愛的字典裡,就是單調。從小吃來吃去就是刀削麵,意麵,油麵,白麵好像也再沒有多種選擇。到大陸闖蕩的意外收穫,就是在吃麵的世界看到真理。也許是幅員遼闊所以各地的麵食都不一樣,但是確實比起台灣來,有著太多驚喜和不同。

柳丁愛今天說的這種真理,是關於重慶鋪蓋麵的。柳丁愛在大陸吃到的鋪蓋麺,可真是真理中的真理來形容也不為過。他是重慶榮昌區的一種特色麵食。造型獨特,麵薄爽口,味道鮮美,連我這種對真理的鑒別特別挑剔的人都會贊不絕口。鋪蓋麵其麵片薄如紙,勻如玉,大如滿月,只須數秒即熟,出鍋後再撈出裝入碗內,配以傳統的麻辣牛肉湯或者雞湯等,澆上傳統的豌豆雜醬,燉爛的豌豆放到鋪蓋麵裡面是絕妙的搭配。

鋪蓋麵看似簡單,但是想做到成為一種真理還是有不少學問的。先說麵:用涼水下麵粉裡,水按需倒入麵粉內,用筷子攪拌成棉絮狀,用手將棉絮狀的麵粉揉成麵團,上面再蓋上一個潮濕的籠屜布,放一邊醒面2-3小時醒後將麵團取出,用手拽下巴掌大小的麵片,輕輕地將麵片扯大,扯圓,扯成薄薄的麵皮,慢慢扯,盡量薄一些。鍋裡一邊燒著水一邊推麵片,等麵片飄上來就可以了。

他的湯有一般有麻辣牛肉湯和雞雜湯兩類。無論哪種湯,熬制都是比較講究的,大火燒開小火熬制2個小時以上是最基本的要求,也有一些餐館熬制5-6小時的,這樣熬制出的湯汁無需任何味精,加少許鹽即可,湯汁鮮美柔和厚重,牛肉湯汁中加有辣椒,雞雜湯汁中加有胡椒,鮮美的湯汁加上提升口感的香料使得湯汁富於層次。

他的醬由生薑、小蔥和香菜切成細末,豬肉剁成肉餡加入生薑末拌備用,鍋內加少許植物油,小火加熱2成左右,在放入各種香料炸出香味撈出,再開大火倒入肉餡,炒制肉餡變色以後,加入乾黃醬、醬油、米酒、辣椒醬一並炒均,最後再加小半碗水、半勺白糖,小火熬制,湯汁慢慢變濃稠,關火盛出即可。

鋪蓋麵很勁道,撒上一勺黃豆,麵條爽滑,豌豆粉糯又軟爛,加上鮮美的湯汁,一口氣吃完,無不爽快!

但什麼才是正宗的「鋪蓋麵」?生在重慶的人自然有多種參考答案。不過在柳丁愛看來,第一次吃到驚為天人的那一碗,就成為了我的永恆。有燉得軟和、卻不爛泥的豌豆墊底,濃濃的雞湯和一個生鐵鼎罐,熊熊烈火烹煮著。這一碗,在我心裡成為永恆的真理。

我第一次吃到鋪蓋麵,是一家不知名的小店,但是這家店卻異常讓柳丁愛驚喜。哪怕只點一碗,二兩鋪蓋麺,老闆夫婦倆也會認真對待。男的打開遮在麵團上的布巾,專心地拉扯麵塊;女的趕緊打佐料,回頭問你「加不加辣椒?」「湯多還是湯少?」幾個平方米的鋪蓋麺館,經常坐著滿滿的食客,正是眾人均為「豌豆+雞湯+鼎罐」的標配平等,使得每位食客都自然自在,毫無拘束。

初識鋪蓋麵在冬天還有陰雨,狂嗑了一大碗,享受到了從裡到外的暖意,就一下子被快樂包圍了。

朋友帶我來的這一家麵館,也是他精心覓得的思鄉情緒帶來的。開在臨街的鋪面,異常的樸素和簡單。沒有門童迎賓,沒有裝潢,甚至連菜譜都沒有。在牆上,貼著一張價目表,「鋪蓋麵,二兩30元,三兩35元。牛肉鋪蓋麵,二兩35元,三兩40元。」什麼都不賣,連飲料都沒有。簡單得只有一種真理。鋪蓋麵。

當然,直接喚醒我的味蕾的,並不是這種看似專業和追求真理的態度,而是真正迎面撲來的那股鋪蓋麵香。淡淡的麥香味,醇厚的豌豆味,還有分外濃的雞湯。朋友告訴我往鋪蓋麵中加了幾滴醋,在自己面前的鋪蓋麵,就多出來幾縷清腦醒神的醋香。真理之上,分外清爽。

無論平時多麼不屑把美味看做真理的人,柳丁愛想到了這裡都難以繼續保證矜持的。 我見過一位每次正餐必須用餐巾淨手、主食之前必須先用開胃水果的北京朋友,卻在這家鋪蓋麵館中對柳丁愛面出難色。他尷尬的不敢露出自己對真理求之若渴的眼神,躲避著我詫異的目光,小心謹慎地問我,「能不能,再幫我叫一碗?」

在孤獨異鄉養成了一種習慣,此生恐怕只能與真理為伴。面對鋪蓋麵這種美味真理,你想不想和我一起,打開真理之門,長歎自己只願永遠活在一個佈滿真理再也不會空虛的美味世界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