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資料更新中.有問題歡迎來電:0968-826-212或者加line聯繫客服:@212.com.tw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柳丁愛六必居 榨菜系列休閒菜芯60g【A694】中華老字號 北京醬園百年技術 鹹菜醃製榨菜心爽口清脆下飯菜

定價
NT$55
售價
NT$55
定價
NT$2
售罄
單價
每 
內含稅金。 結帳時計算運費

在柳丁愛的印象裡,去過北京的人,聽過北京的人,或者北京本地的孩子大概沒有不知道六必居的。就像大概也沒有人不知道北京有個故宮,天安門之類。

此神奇的囊括了各種醬料和醬菜牌子500年來穩居北京醬料鹹菜的一哥地位。

清代時就是宮廷禦品了,當年為送貨方便,皇族還特地賜了一頂紅纓帽和一件黃馬褂。

抗戰勝利後,老蔣去北京會老毛,也要點名要吃六必居的鹹菜,用六必居的醬料做的京醬肉絲也要點上。

大陸那時候窮得不是常人能理解,卻也從來不在顏面上失色,為了跟我們搶外國人的青睞,常常也是大魚大肉伺候外賓。但唯獨這個點端不上檯面的醬料和小菜,必定不能少。六必居的產品自然就時常成為國宴的常備。

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首次訪華時,就指定秘書購買六必居醬料和醬菜帶回日本。


這資源這履歷,

根本不是外面那些牌子能比肩的!據說六必居的匾額還是嚴嵩寫的。

柳丁愛遊歷北京時還聽有的人說,六必居這名字售賣的是“開門七件事”中的六件,除了茶葉,柴、米、油、鹽、醬、醋六樣生活必需品都賣,所以叫“六必居”。

過去柳丁愛陪阿嫲去別人家吃飯的日子,看到一個老北京長輩珍珍貴貴的從廚房拿出一點點親戚寄來的六必居的醬料,柳丁愛忘記了是什麼味道,但是她珍惜和不捨,卻又想炫耀一般擠出來一點點讓我和阿嫲嘗嘗的神情,柳丁愛真的覺得那種珍愛感無法忘記。

多虧了現代的交通發達,兩岸溝通也越來越好,我想那位阿嫲,想吃多少六必居已經不成問題了吧?

柳丁愛獵奇,在味道的世界裡,可能的變化有千千萬萬種。

夏天容易產生各種複雜的味道,這也讓好奇的柳丁愛時常研究不停。


食物的味道,就在於瞬息的轉化與烹飪的變化之中。

無論轉化還是變化,都需要自然環境的配合。尤其是微生物作為主角的千變萬化,更離不開高溫高濕的環境。長夏,正好為天地萬物提供了這樣一個表演的舞臺。

只要稍加留心,我們就會發現,
每年什麼季節陰溝地漏泔水桶的氣味最難聞?
我們最容易吃壞了胃口拉肚子的又是什麼季節?
而發麵、做醪糟最容易發酵的又是什麼季節?長夏。

高溫高濕的自然環境,為各種各樣微生物的繁衍創造了最佳的機會。對人體健康有利的、不利的微生物都在此時活躍起來,自然界裡每時每刻都發生著有滋有味、活色生香的奇跡。

聰明的人類當然懂得好好把握這個時機,有意識地大量培養對人體健康有利的微生物,並將它們有效妥善地保存起來,慢慢享用。

我們看到很多不同的醬與小菜,就是在這個奇妙的季節通過發酵發現的。

比如四川的郫縣豆瓣醬,海邊漁家的蝦醬蟹醬,揚州的醬菜,老北京的甜麵醬乾黃醬,還有西瓜醬,白蘭瓜醬等等。
日曬夜露,這是制醬過程中最關鍵的一步,夏日白天的高溫和夜晚恰到好處的濕度,激發出了微生物們最旺盛的生命力,獨特的風味和奇妙的口感皆由此變化而生。

當容易讓人心情和態度變質,食物也變質的苦夏,柳丁愛就不得不想點辦法,讓苦夏變得有意思,讓人生也不那麼容易苦澀,變質。

比如吃飯時適當攝入一些醬或醬菜或用發酵醬烹調的菜餚。自己在家隨便包個酸菜餃子,炒個酸豇豆肉末,辣椒雞雜,爆個京醬肉絲,醬爆鴨舌,燉個酸蘿蔔老鴨湯,煮個酸菜魚。

炸醬做好吃碗炸醬麵,試試大陸北方人的大蔥蘸醬,東北人則變成了所有菜都蘸醬。

貴州人有酸湯魚,廣西人喜歡酸竹筍螺螄粉,四川人享受泡椒鳳爪,朝鮮族也有美味泡菜。湖南人吃臭豆腐,安徽人臭鱖魚糟魚……即使吃西餐,也有一道開胃可口的酸黃瓜!這都是發酵的魔力

ㄎㄎ,是不是已經聽柳丁愛數不下去了,口水流一地~~發酵,可以搗亂搞壞所有事,也可以成全美味一大片。生活也是這樣福禍相倚。總之,這些發酵的食物或鹹鮮或酸爽,不僅能激發我們的味蕾,更能滋養我們的身心。我們要充分借助天地間化的力量,養護好自己的後天之本——脾胃,進而養護好自己的精氣神。

清淡是治癒一切不舒適的良藥。不管是冷還是熱,喪還是燃,都可以是清粥小菜。

清淡的氛圍,永遠那麼平靜。

兩個摯愛的人,在如火如荼的過往走過來,都將歸於平淡,清粥小菜,是最好的詮釋。

清淡的白粥,想到就有一種過不下去的乏味。再摯愛的人,沒有調劑,就如同這清粥,沒有救贖的乏味。

於是有了小菜。

白粥這麼好,柳丁愛卻忽略了一件事。當陶醉在日常的豐富里,卻很少想過小菜的感受。尤其是只為清淡而生的小菜。

身為打破清淡的靈魂,開胃的點睛之筆,它們總是全桌最賣力的,可是卻永遠當著配角。

自始至終都在餐桌上,一刻都不閒著。

然而,奮力的討好,到頭來卻被柳丁愛粗暴地眼神越過。

好像只有還有別的選擇,他永遠是小菜。

筷子一次次和它們錯身而過,甚至都不多看它們一眼,徑直夾走了旁邊的主菜。

滑嫩的雞肉,鮮美的油蝦,軟爛的豬蹄,明明都是被它們襯托的美味,它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從未被人記起。

留在原地,還是一如既往的執著等待,真的好失落……這些委屈,小菜不知憋了多少年。

一次次在反胃,乏味又無奈之下拯救了味覺,小菜是當之無愧的飯桌英雄,它們無意之中汲取了食材的靈氣,卻從不曾被想起,提起,迷戀,愛上。

終於,小菜的怨氣,在為他打抱不平的製造商手裡修煉成精了。

有的變成了紅油涪陵榨菜,有的幻化成了酸辣豇豆,還有的成了可口千變萬化的黃花菜絲 碎米芽菜 下飯菜 辣金針菇,這一切的忍耐,都是值得的。

它們終於熬出頭了。不再是一坨,一灘,而是有了美好的形態。

驕傲地坐在桌子中心,發著幸福的光。

這一次,因為有了白粥,因為只有白粥,它們是當之無愧的焦點。

以主角的身份,堂堂正正地四目相接。

哪怕,只有短短的幾分鐘……很快,它們就要以最慘烈的姿態,融化在胃裡……受盡委屈的小菜,選擇用一種如此hardcore的方式被記住。

讓柳丁愛看清楚,它們小小的身軀,可以帶給柳丁愛那麼巨大的滿足。

這一次,終於替它們感到一點惋惜。

儘管下場慘烈,可對於它們來說,真的值得了。

在最後的時刻,小菜的臉上,泛在白粥裡的顏色,還掛著欣慰的微笑……多麼悲壯。

聽,咕嘟咕嘟,以為那是一碗一碗喝下白粥的聲音,原來那是小菜在喜極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