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滿799元.結帳時輸入 0821 折扣碼免運費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柳丁愛四川燈籠椒粗片100g【A747】 大紅袍花椒 青花椒 朝天椒 麻辣火鍋 麻辣乾鍋 橋頭調理包 台灣批發

定價
NT$85
售價
NT$85
定價
售罄
單價
每 
內含稅金。 結帳時計算運費

「燈籠椒」,辣味較淡,有的甚至根本不辣,主要作蔬菜而不像紅辣椒那樣作為調味料。

油多,微辣,造型可愛裝飾性強,炒菜擺盤效果更加分喔!可以用柳丁愛賣場的火鍋鍋底(紅油固體)例如橋頭火鍋底料,德莊火鍋底料,挖一湯匙比方20克,就可以炒一盤非常美味的麻辣香鍋喔!

使用方式:加入一小匙的油小火慢炒慢慢爆香,放入蔥薑大蒜,香氣出來後,放入火鍋中,或者加入調理包與食材一起快炒,香噴噴的料理就完成了。

注意事項:請勿置放於陽光直射下或是高溫潮溼處。

保存方法:使用後最好放入冰箱冷藏,可用三年。

策馬奔騰,紅辣作伴,愛上川菜的寫意人生

柳丁愛闖蕩了大半個中國,也在廣東住了好多年。話說廣東和台灣也只是一水之隔,飲食文化也算是台灣的近親,不過我一直活得像在玻璃罩子裡,不為所動,就是沒有愛上這個逢五星級就是粵菜館的偉大菜系。

粵菜用料多是高貴,稀有,端出來的形態就代表著「高級」、「富貴」。也許柳丁愛天生就是穿著破Levis二手古著牛仔褲浪跡天涯的旅人,端坐在華堂美庭之前「精緻」、「規矩」的粵菜,不是我的style。相反在崇尚名貴食材,精緻做法和攀比富貴的粵菜世界里,卻愛上了取材大眾,做法火爆,口味多樣而且跟我一樣形如小強,只要有炊煙的地方,就必有她的香艷,只要有她的痕跡,就有柳丁愛獵奇的追隨。

也許川菜總是濃妝艷抹,常常讓大量調味品和輔料,充分打扮主料,有時甚至淹沒了主料,卻又不至於主次不分。做出的食物香風浸脾。水煮魚,麻辣火鍋,酸菜魚,宮保雞丁,魚香肉絲,泡椒牛肉,重慶小麵,紅油抄手·······柳丁愛菜名可以背上一大篇。
所有我的愛,都是未見其菜先聞其香。也許就像周星星電影「食神」所演,就算是有厭食症,死之前還是要吃一頓才瞑目呢!

當然川菜有很多種口味,並不是大家認知裡只有紅油火爆的一面,也有小家碧玉、或溫潤或強悍,或鬼靈精怪或穩重規矩的時候。
川菜也分「家常味」、「魚香味」、「糖醋味」、「麻辣味」、「煳辣味」、「怪味」、「椒麻味」、「酸辣味」、「紅油味」、「麻醬味」、「蒜泥味」······二三十種又可以互相搭配成為復合型口味,看到川菜的口味,也許就恍然大悟,原來中華料理,大部分都是川菜的變種。
川菜的烹飪工藝更是像繞口令,炒,爆,溜,煎,炸,燒,燴,燜,熗,煵,蒸,煮,燉,燻,滷,漬,醃,糟等數十種。如果要學做一手地道的川菜,柳丁愛覺得頭暈目弦程度不亞於拿幾個博士學位。

川菜的歷史和種類真的說起來就是一匹布那麼長了,柳丁愛還是要說說自己的偏愛,麻辣系列了。
麻辣是川味的風向標,但凡有個麻字還是辣字,抬頭就聯想到了川菜。不管你生在哪裡,吃什麼菜系長大,柳丁愛保證只要你吃上了川味麻辣這一口,就再也難以回頭!世界上用辣料理的菜很多,但唯獨是川味的獨特性和唯一性,讓你只要已愛上,就會每天想要「麻」得唇舌跳舞,「辣」得胃口大開。

全世界吃過川菜麻辣的人,不自覺對麻辣的眷戀和依賴,讓人覺得川菜只有麻辣,不知是川菜的偉大還是川菜的悲哀了。

其實,辣,從來都是一種灼熱的痛覺而非味覺,就算是如此仍有很多人無辣不歡,這種疼痛反而讓人直呼過癮還期待下次再來一次,聽起來很SM吧。難道喜歡吃辣椒的人真的都是M嗎?在這條「辣の修煉之路」上,追求極致的盡頭又是哪裡呢?

當要回到台灣時,最不捨得的居然是一種痛覺,對川菜也算是活在人間一種深愛了。
華人世界的生離死別,到最後只有一種表達方式,就是用酸甜苦辣鹹,柴米油鹽醬醋茶譜寫的宴席,昭告一個生命的來到或離去,一些人的離開或老死不相往來,也是幾道菜,一碗茶,一杯酒,或歡呼或哀悼,或慶幸或不捨。
百日宴,解穢酒,散伙飯,洗塵局。吃並不重要,而是一些味道告訴你,這就是人生。
百味中每一種都是愉悅,柳丁愛卻獨愛痛覺——辣味。不是自虐,不是自殘,而是生命的美好總是在疼痛中呼應而出。
父母看到女兒的第一次微笑,從牙牙學語到亭亭玉立。
就如同泡椒之辣,酸酸辣辣,沒有雜質的清透,沒有污穢的清爽,怎麼回味都不夠。
一個生命的出現,讓你或擔心或忐忑,卻再也不敢耽誤自己變強大的腳步,因為從此生命里有一個永遠需要做好準備去讓人依靠的人。

有的人一轉身就是一輩子,最熟悉的陌生人,是彼此的遺憾,也可能是彼此的幸運。
每每想起那個人,就像看著桌上端上來的水煮魚,剛剛還在沸騰的油里熱辣滾燙,麻辣馨香,送到嘴裡滿滿都是熱愛和貪戀,麻痺火辣的眼鼻喉感受,過癮,心醉,爽快。
也常常幻覺自己是不是就是這樣和一個人火色生香的一輩子。
後來才知道爽辣是有極限的,再好的味道,美到骨頭里的爽快,也有承受的盡頭。
領悟到原來人世間的美好激烈也是有盡頭的時候,隨之而來是別離。
散伙飯如果只點一道菜,那一定是水煮魚。重溫過去的沸騰美好,也在辣到深處時體諒彼此的不易,珍重,感恩,再見,祝福。這種香辣,只能緬懷不再重現。

在柳丁愛的生命里,所有的江湖義氣都像一場盛宴,從熱血青春是一起探索世界的冒險,到中年不惑時的情義相挺。誤解過,感動過,第一個每天都見的人,第一個突然再也難見到的人。都是他們。每次分別都不知道何時再見,沒有約定也沒有婆媽的告別,自然到仿佛這人不存在過,二十年後再見卻又自然到仿佛從未分別過。
有的分別像是預感到再也見不到,但也不會廢話一句。
也許很多人選擇開心的酩酊大醉。我卻想和他們吃一碗酸辣粉。像劉關張在桃園結義時候的酸辣粉乾一碗,告訴世界我們都在創造奇跡。
各自的奇跡也許並不相關,但共嘗酸辣的日子,才是人生奇跡的一部分。花花世界,活色生香。每個人到人世間走一次的痕跡,都是各種愛恨交纏。

然而誰說得清楚,自己依戀的,到底是讓自己狠狠意識到愛過的痛,還是那些忘卻煩惱的甜呢?每一個與柳丁愛生命里發生過的麻辣故事,代表著一種香味,一種辣度,一種酸澀,一種苦甘,一種生命里凡存在必合理的痛和愛。

漂洋過海,柳丁愛帶回來的料理包竟是一種痛。不過這種美好的痛,你一定會愛上,每一個艷陽高照的晴天,細雨綿綿的雨天,濕濕漉漉的陰天,只要你束起圍裙,拿起鍋鏟,為愛的人做一頓川渝之辣,是愛過,也痛過,不虐心,不矯情。

唯有美食和愛,永不辜負。

柳丁愛麻辣專科,只為了不辜負麻辣深愛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