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滿799元.結帳時輸入 0821 折扣碼免運費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 將圖片載入圖庫檢視器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南龍麵屋萬里一條鐵 川味油潑麻椒190g罐裝 使用上等青花椒煉製而成【A178】香麻不辣的手工辣椒醬

定價
NT$199
售價
NT$199
定價
NT$7
售罄
單價
每 
內含稅金。 結帳時計算運費

真的不是我愛一條柴,是萬里一條鐵!!
語出佛典《人天眼目》白話注釋為:沒有妄想,始終混如一體。
不在乎宇宙空間與時間 ,只為一心一意做出最完美的辣椒醬。


萬里一條鐵 四川系列

麻是四川麻辣中重要的角色,只香麻而不辣是其最大的特色,配合油潑辣子拌菜或者炒菜,拌食各種美食是川菜的經典做法。

油潑麻椒就是制造麻辣口味不可缺少的佐料,由上等青花椒制成,經過慢火炒制,麻味四溢,搭配植物油和芝麻等,香味十分诱惑。本品選用四川上品青花椒,上等白芝麻,純菜花油和芝麻油,天然漢方香辛料,精心長時間熬煮,不添加任何防腐劑和味素等,體驗純正四川麻椒香,讓您在美食中一秒置身於川蜀大地,天涯共此時。

ps:冷藏或常溫靜置後會有沉澱物,屬正常現象,請放心食用喔!!



萬里一條鐵名稱的由來(出處by辣椒狗)

家裡的飯桌,我從來不想靠近。我討厭回家。
這裡,每餐飯都有辣椒,每天都要這樣自虐的吃飯嗎?

我的童年父母缺席,一直都在阿公阿嫲的描述中想象父母來接我。等到長大自立,我的世界還是只有阿公阿嫲。

不愛說話的阿公阿嬤兩人,總是喜歡把自己關在家裡的大廚房中,他們家中有兩個廚房,小廚房是做菜用的,大廚房總是充斥一股辣嗆味,我從不靠近。這味道,就是各種阿公阿嬤收集來的辣椒產生的,他們在裡面恩愛的待了大半輩子,與我不能理解的「辣椒清香」為伍。

辣椒到底是甚麼,我完全不感興趣,這個家,每一道菜都有辣椒,不愛吃辣的我,只能避開辣椒夾著菜吃,地獄一樣的餐桌生活。他們從來不為遷就我改變一下菜色,而我也從不放棄詛咒全宇宙都再也種不出辣椒來。

受夠了辣椒!

阿公在我十六歲時候走了。平常寡言的阿嫲居然沒有哭,也沒和我說什麼。阿公出殯那天,回來就開始一直做辣椒,在那個他們曾經鹣鲽情深的小廚房,我看到阿嬤嗆到一直流眼淚。

那一刻看著她的背影竟然對她有種過去抱抱的衝動。

因為愛吃辣椒的是阿公,在煉辣椒的永遠是阿嬤。

他應該也很愛阿公,因為一個嫁給外省人的本地小姐,把生活習慣改成這樣,也算是一種極致了吧。

之後每年掃墓。阿嫲會讓我拿著好多種瓶瓶罐罐辣椒去掃墓。

別人都是餅乾鮮花,而阿公墳前擺著一大堆讓人一直回頭側目的瓶瓶罐罐,我都覺得我們家好奇怪。

我說:阿嫲,你這是幹嘛,你就不能只拿一瓶來嗎!

「閉嘴!阿公喝粥,吃飯,吃饅頭,和拌青菜時候要吃的辣椒都不一樣,你不知道嗎?」哇,這種頑固又奇怪的老人真的沒救了。

我也只能祈禱她趕緊拜完了回去。

常規討厭當然是回家吃飯。所有菜都有辣椒。還有最討厭的花椒,咬到以後整整一天的食慾都會消失。

無論我怎麼和阿嫲抗爭,她都會說「你體內也有你阿公的血,你一定會愛吃辣椒的。」天啊,我真的好想逃出去。

長大後我終於有了離開家的能力,自主生活這一刻我,只是想遠離那個怪老人和她那些辣椒。
有一天醫院打來,告訴我阿嬤病危了,我過去看著阿嬤,阿嬤告訴我,廚房所有的東西就交給你了,以後的日子,她說話就越來越模糊,剩下可以聽到的,就是她在告訴我紀錄各種辣椒醬的做法。
我根本只能點頭笑,當做是報答這個養大我的女人。

哪怕是佯裝吃一口她的辣椒,如果可以讓她多活幾天,我也願意。一切都太晚。

阿嫲走之前也沒對我說太多話。只是說「你長大了,以後掃墓。阿公以後的辣椒就拜託你了。」

不知是因為老了還是我變得奇怪,吃著便當居然開始懷念她小時候在我碗裡放的那些紅油油的奇怪辣椒醬。

我回到那個讓我討厭的廚房。原來辣椒也可以創造出那麼神奇的世界,每一瓶的味道都不同,有的很辣,有的只是有辣椒香卻不辣還微甜的,有的,只是會讓舌頭發麻,即使滲著一股清香,到仍然是很奇怪的感覺。

阿嫲最後還是走了,整理遺物時候,除了那本寫滿辣椒醬做法的筆記本,剩下都是我從小到大的東西。我的學習冊,我的作業,我的獎狀,甚至是我上課傳的字條和同學的八卦,忘記扔掉的作弊小抄,我扔掉的校服,我扔掉的洋娃娃,還有好多。

全都在阿嫲的箱子里出現了。那一刻我百感交集。這個我從來沒有了解過甚至一直有些恨的老人,為了了解我那麼的努力過。我除了厭惡這些辣椒,對她一無所知。

打開廚房,原封不動的一堆辣椒醬。兩年了,不能吃了吧。我準備扔掉時候打開一瓶。竟然還是兩年前聞到的味道。沒有變。一向討厭辣椒的我,吃了一口。

奇怪的是我竟然流淚了。好像很辣,好像根本不辣。那一刻泡在眼淚中的眼球看到過去的自己,才想起來答應阿嫲的事一直沒有做到。

最簡單的要求,拿著親手做的辣椒醬去看阿公,也都一次沒有做過。開始第一次在最厭惡的小房間中動刀槍。這種不優雅食物真的讓我狼狽,每次冒起來的辣椒味我都一直流淚,還要記得不能用手擦,否則碰過辣椒的手會讓你哭更久。

就這樣的三個月里,我一直在阿嫲的曾經是我最厭惡的毒氣廚房里度過。

我也不知道我煮那麼多辣椒醬出來的意義是什麼。也許要補足這些年對阿公阿嫲的虧欠,也是只是我逃避的失敗。


直到好朋友狼吞虎嚥我的作品時,說了一句,看來你深藏不露,天命所歸的小廚師。
阿公阿嫲,原來從小在旁邊一直看著你們做辣椒醬的我,整個童年的記憶,都是你們的辣椒醬,每種辣椒的味道,不同的特性,早已經印入我的心中成了我的一部分 ,感謝你們!原來!你們都還在!原來你們都沒有離開!

萬里一條鐵,是阿公以前用來鼓勵我的一句話,阿公看佛書里的禪語。當時一直不太懂什麼意思。

但是現在的我,對這個名詞開始慢慢有種輪廓在我心裡越來越清晰,

沒有妄想,始終渾如一體。

這個我找到的夢想,希望可以跟懂品味的你,共享美味的一餐,慰勞辛苦了一天坐下好好吃飯,享受人生的一刻。讓舌頭中的辣覺,隨著咀嚼的感動,慢慢地感受屬於自己才知道的幸福!

而我對阿公阿嫲的承諾和感恩,在每一個紅油油的辣椒瓶里,寫滿了我的故事和阿公阿嫲美好的一生。

他們對辣椒的愛和對彼此的愛,用心熬煮,變成永恆。

by辣椒狗